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飞凤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年代去新疆,边疆工作四十年,老年回故乡.家乡大变样.三个千金,三个外孙,幸福度晚年,学着上网玩一玩.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忆军垦岁月(1)  

2013-12-25 10:54:55|  分类: 知青足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回忆军垦岁月


 刚到哈密时,我们被分配在离哈密10公里的兵团哈管处红星一场劳动锻炼,住的是大房子,睡得是大通铺,吃的是食堂大锅饭。打饭时,每人一份,吃饱吃不饱就这么多。

生产班长是一个解放过来的老兵,个子矮矮的,干瘦干瘦,但身板很结实,干起活来不要命。每天早晨5点,我们睡得正甜,他就把我们喊醒,穿上衣服,扛上铁锨,借着星光,沿着崎岖的田间小道,带我们到挖排碱沟的荒地里。寒冬腊月,地下结了一层厚厚的冻土,他用铁镐把冻土揭开,指导我们挖沟修渠。干了好大一阵子天才大亮,抬头一看,人人满身满脸被扬起的碱土染得白白的,只剩两只眼睛在咕噜咕噜转着,不禁互相大笑起来。

炊事员赶着毛驴车送饭来了,大家争先恐后把饭打上,围在一起,烧上一堆篝火,蹲在地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。有时刮风,饭菜伴着沙子一起吞到肚里根本不在乎。吃过饭继续干,一直干到太阳下山才鸣锣收兵。

回到宿舍已天黑,洗一洗。吃过饭又是政治学习,连长、指导员在上面轮流讲,大多数人在打瞌睡也不管。妇女们忙着打毛衣,小孩子在人中间来回穿梭,有时连长实在看不过眼吆喝一声。政治学习雷打不动,天天如此。每天5点起床,摸黑到荒地里挖排碱沟,太阳不下山不回家,也是天天如此。

        挖排碱沟还不算什么,就是累一点,困一点,能挖多少算多少,不给我们下定额。打土坯和割麦子可是硬碰硬,完不成任务就得加班,刚开始累得几个星期直不起腰,后来也就慢慢好了。脱谷就像在打仗,康拜因轰轰的转着,十几个棒劳力给它喂麦捆还跟不上。麦芒和着粉尘漫天飞扬,你就是防护得再严,麦芒和粉尘还是毫不客气地钻进你的全身。和你的汗水粘在一起,又累又痒,煞是难熬。

要说舒服一点的活还算是小麦地浇水,尤其是夜班,只要地平,埂子收拾好,扒开几个口子,可以裹着老羊皮大衣在渠道上打个盹。到半夜炊事员还会挑着水桶送来夜班饭,热腾腾的手擀白菜面条虽然没有肉,但其香无比,至今印象深刻。

放水泡荒压碱也是又脏又累的农活之一。碱土一见水就化,又宽又高的埂子一放水就到处漏水,你堵了这个口子,还要顾那个口子,手持铁锨深一脚浅一脚来回奔波。有时一脚踩下去,泥水没过膝盖,胶靴里灌满碱水,半天才能从淤泥中拔出来。一天下来,躺在床上动弹不了,碱水把脚和手泡得苍白苍白的,毫无血色。

我曾被派到红旗村和二堡戈壁碱滩挖过芒硝,住的是地窝子,睡的是地铺。红旗村是湖硝,硝层很厚,需用钢钎打眼,放上炸药,一炸几大块。二堡是土层结晶硝,它就像一块厚玻璃铺在地下二三十厘米处。我们扛着十字镐,分片寻找,只要一镐下去“当”的一声,说明地下就有硝层,然后一镐一镐把硝块挖出来,码成一堆,几天后风化成白色粉面,装进麻袋,发运到内地化工厂。

我曾伐过树,挖过树根。西基干林带一片白杨树要伐掉,任务交给我们知青班,因树不算太粗,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把长柄斧子。头三天不会伐,效率很低,人人手上打起大泡,全身酸痛。三天以后,手上的泡下去了,身上也不痛了,效率提高了,记得后来我十几斧就能砍到一棵直径20厘米的大杨树。挖树根要有耐心,坑要挖的大一点,要摸清根叉脉络,各个击破,层层深入,最后砍断树根。刚开始不会挖,操之过急,坑还不愿意挖得太大,最后是难以下手,又气又急,无可奈何。

通过一年农场的艰苦锻炼,我这个在大都市饭来张口、衣来伸手刚从学堂里走出来的知识青年,成为一名基本合格的军垦战士。


 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
(左起:杨霞、张泉成、马纪新、李静芳、经纬黄海兰、黄聿宁、李林、高文惠、高宏、张龙群、沈学儒)

 
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
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
回忆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前排左起:傅克兰、彭晋平、张泉成、经纬、高宏、魏峰生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后排左起:黄乃身、张龙群、陶守栋、朱小瑶、张松林、张彩明、高文惠)
 
回忆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只能认出三分之二,其中许多已叫不出名字)
 
回忆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这是张君钦那时演出的节目,第二排第二位好像是黄建基)
 
回忆军垦岁月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第一排中间那个好像是欧家顺、右边第二位是张君钦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第二排 中间是经纬、左边第三位是毛世德、右边第二位是陶守栋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