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飞凤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年代去新疆,边疆工作四十年,老年回故乡.家乡大变样.三个千金,三个外孙,幸福度晚年,学着上网玩一玩.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忆军垦岁月(5)  

2014-01-06 11:34:30|  分类: 知青足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农场文革风云 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时,我在二堡硝地挖硝,因周围都是戈壁滩,荒无人烟,只有我们红星一场从各连队抽来的二十几个人,组成一个挖硝队,白天挖硝,晚上睡觉,听不到广播,看不到报纸,基本与世隔绝。

突然有一天前来运硝的车上下来几个中学生,头戴红军八角帽,身穿绿军装,腰里扎着皮带,腿上打着绑带,精神抖擞,高喊口号,给我们演了几个节目,印象很深。记得其中有一个歌表演《抬头望见北斗星》,把当时红卫兵想念毛主席的心情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他们给我们宣传,说中央和地方都出了反党集团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,他们要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。他们是响应毛主席号召,学习红军长征,准备步行到北京去,去接受毛主席的接见。

运硝车司机告诉我们,红星一场的领导都是走资派,全被揪出来了,场里的职工分成两派,天天贴大字报,搞辩论,没人干活了,你们还在这儿干吗?跟我一起回去吧!于是,我们把铺盖一卷,工具往车上一扔,爬上车回到了场部各连队。这时,场里的文革运动正搞得如火如荼,天天批斗走资派,把场里的那些领导,不管是子弟兵还是解放过来的,都戴上高帽子,挂上牌子游街,开大会、小会批斗交代问题。

我们这批上海支边青年组织了一支上访团,到农五师哈管处找领导,要求给我们应有的政治待遇,没想到处里的领导也都靠边站,机关都瘫痪了,没人管我们的事情。我们也就分化瓦解,有的决定回上海,有的决定去西安,我与傅克兰、杨金歌决定去北京。

那是1966年冬天的一个夜晚,我们三人从哈管处大营房出发,步行绕小道去火车站,因晚间迷了路,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哈密车站,终于登上新疆去北京的火车。上火车一看,傅克兰的两只耳朵被冻得像两只猪耳朵一样,红肿透亮,不敢碰,听说一碰就会掉。后来隔了好几天才自然消下去,恢复原样,但脱了一层皮。

我们在北京住在农垦局招待所,几层楼的招待所住满了全国各地农垦系统前来上访的群众,吃饭住宿都免费。天天吃的都是一个大锅菜,就是白菜肉丝汤,肉很少,但味道不错,外加两个馒头或一盒米饭。农垦局管吃管住,但不管你的出入行动,愿干啥就干啥。我们天天吃了就逛街。那时北京也很乱,到处都是红卫兵和大字报,我们惊奇地看到在天安门观礼台上有打倒刘少奇、陶铸的大字报。听说毛主席要接见红卫兵,但是我们盼了好几天,都没有确凿的消息,便结伴回到了上海。在我们回到上海前,我们这批支边青年都已陆续回到了上海,因无人管,我们在上海住了好长时间。

1967年春天,我们又陆续回到了哈密红星一场。这时各级党政组织都被造反派夺了权,成立了革命委员会,一时恢复了生产,但好景不长,夺权与反夺权的两派斗争受到外界影响逐步升级。在新疆,一派支持王恩茂,叫“三促”;另一派要打倒王恩茂,叫“二司”。在哈管处分楼上派和楼下派,楼上派后来与“三促”联合,楼下派与“二司”联合。红星一场的造反派组织叫“抗大”,受哈管处楼上派领导,最后分不清哪是造反派,哪是保守派。我们上海支边青年大都参加了“抗大”组织。“抗大”在红星一场是少数派,但在哈管处和新疆是多数派。1967710日,哈管处楼上派经过精心策划,集结各场大量人员,还调动牧场的马队,人人手执木棒、长矛,向集结在红星一场的对立派发起了突然袭击,取得了“辉煌”的胜利,抓获了一批所谓的骨干,但主要领导者都逃跑去了北京。同样,在新疆各地的“三促”也都向“二司”发动了攻击,“二司”的头目也都逃到了北京。

在北京,他们受到了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的接见与支持,并与河南“二七公社”等造反组织联合,从部队搞来了一批枪支,于196710月中旬从北京乘坐专列杀气腾腾地返回新疆。他们在哈密一下车就攻打楼上派据点,打死打伤多人,重新夺回红星一场、四场等据点。他们把没有逃跑的楼上派的人全部关进大菜窖,上面有持枪人守卫。后经过盘查把骨干留下,其余的回自己连队日夜监视。我们因是普通群众,管得比较松。在没有人监视的夜间,我们陆续溜到红光小站,乘慢车出新疆,又转快车回到了上海。

在我们离开哈密不久的19671130日,哈管处楼上派集结队伍,在哈密地方上的支援下,向楼下派集结的据地红星一场发起猛烈攻击,当时动用了枪支弹药和火车头。但双方都有准备,驻守红星一场的楼下派顽强抵抗,终究没被攻下,在撤退时反被楼下派打了个伏击。这次“战役”中,双方都牺牲了好几个战士,后称“11.30”事件,被载入文革史册。后来楼下派为了防止楼上派再次袭击,把哈密至红星一场的兰新铁路扒掉了一段。此事惊动了中央,周总理亲自作指示,下令迅速修复铁路,实行军管,保证铁路安全运行。

武斗结束后,我们上海支边青年重又返回了哈密,这时哈密城一片萧条,哈密城里唯有的两幢大楼(行署大楼和邮政大楼)已在两派武斗中夷为平地,街上冷冷清清,百货商店大门紧闭,什么东西也买不到。两派虽然后来大联合,但隔阂久久不能弥合。


 
回忆军垦岁月(5)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
回忆军垦岁月(5) - zhanglongqun65 - 龙飞凤舞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