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飞凤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年代去新疆,边疆工作四十年,老年回故乡.家乡大变样.三个千金,三个外孙,幸福度晚年,学着上网玩一玩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[走进西域]  

2014-07-05 11:05:56|  分类: 西域风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大楼《[走进西域]》
[走进西域] - 大楼 - 楼敏摄影作品

 

 

新疆,史称“西域”,位于中国西北边陲。北有阿尔泰山,南有昆仑山和阿尔金山。天山,作为新疆的象征,横贯其整个中部,形成南部的塔里木盆地和北部的准噶尔盆地。那里一山有四季,百里不同天,不愧是摄影家们创作的天堂。 

聆听驼铃的回荡

    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。从哈密这个被称着“西域咽喉,东西孔道”的西进要寨踏入新疆。带着对西域风情的向往,沿着两千多年前汉代张骞出使西域的“丝绸之路”,触及远古的呼吸。

自哈密沿着天山“丝绸之路”北线主要通道,横穿全疆,西行至素有塞外江南之域的瀚海湿岛--伊犁。

由西天山踏上“丝绸之路”中线通道,横穿西天山腹地,取道风雪那拉提一路东进,南出中天山直奔塔里木盆地。

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直取阿尔金山脚下。沿着昆仑山西行,在远古的驼铃回荡声中,进入帕米尔高原这个自中原汉地通往中亚、西亚大门的“丝绸之路”南线重镇--喀什噶尔。在这个最接近太阳的古城,当听到艾提尕尔大清真寺传来《古兰经》吟诵声时,让我完全融入在伊斯兰的神秘世界,似乎是不太容易。我只能试着轻轻的掀起她神秘的面纱。 

捕捉灵息的瞬间

易经上说:“天地通则万物生”,在这里天堂与人间没有清晰的界定,我所能做到的仅仅是:通过相机建立起我与大自然的互动;通过镜头去描述天地交汇瞬间的感受。

春回大地,落日挥洒喀拉峻山地草甸,繁花争艳。穿越夏塔大峡谷,捕捉雪莲峰下的春意盎然。横越天山,两次探访“空中花园”--那拉提。湿地复苏,成群的天鹅北归辽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,九曲十八弯蜿蜒流淌。等日出,观日落,无不让人魂飞魄牵。

初访巴里坤,正赶金风送爽时,斜阳西下,一行白桦金黄通透。收获的田野在镜头中显得生机勃勃。

    探险木垒原始胡杨林,聆听古老生命的倾诉。在那极度荒凉中,风来枯木吟, 岁月几沉沦,唯托克拉克领尽浩瀚风骚,峥嵘挺拔,生生不息。

[走进西域] - 大楼 - 楼敏摄影作品[走进西域] - 大楼 - 楼敏摄影作品

西域北部边陲完整的保存着白哈巴、喀拉斯和禾木乡三个图瓦人村寨。阳光照在阿尔泰山雪山上,也洒落在小村,炊烟袅袅飘动,小溪潺潺流过,好一处几乎没有受到外界污染的世外桃源。对摄影爱好者来讲:那里到处是“云绕山间,光拂树梢”、“深山密林不知处,一束阳光引客来”的创作题材。

壮观的秋季牧民大转场,是反映哈萨克人古老生活方式的摄影创作题材。在那尘土飞扬中,运载着哈萨克人刚烈而纯朴的生活方式,这种世代不变的生活方式谱写了哈萨克民族马背上的几乎整个历史。在那风尘中,我用镜头记录马背上“冬不拉”遥远的忧伤和那沧桑的历史。

环绕准噶尔盆地东进西出,探秘光怪陆离的五彩湾和风削日蚀的魔鬼城,快门锁定落日点燃的雅尔丹,感叹神仙留足不知去,鬼爷神工不可思。

群山环抱的喀什库尔干,世界著名的第二峰“乔戈里峰”在这里清晰可見。素有天然调色板之称的帕米尔高原,色彩斑斓,淡云飘逸,给我无尽的暇想。日出慕士塔格峰,暮色公格尔雪山,行云似银河倾泻在红草湿地,无不令我止住呼吸。这让我想起一首歌:“那里没有痛苦,那里没有哀伤,它的名字就叫香巴拉”,于是我称这里是南疆帕米尔高原上的“香格里拉”。 

冰天雪窖闯北疆

迈过春天的羞涩,走过夏日的浪漫,入冬的寒风吹落了喀纳斯的五彩缤纷,一夜风雪后,秋色顿时荡然无存。戊年隆冬再访北疆,由南向北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无人区,大戈壁的荒凉与浩瀚一镜尽收。

“孟冬寒气至,北风何惨慄”。冬天的西域北部边陲,一片洁白与宁静,空气没有污染,大地没有噪音,只有白雪皑皑的群山拥抱着静谧安祥的图瓦人村寨。图瓦人的小木屋依恋在洁白的雪野,积雪封堵在木屋门前,晶莹的冰锥挂在屋檐上,烟囱冒出袅袅炊烟在宁静中升起,慢慢散开,寒风中唯有“苏尔”悠扬,飘荡在旷野中……

夏季繁忙和喧嚷的禾木桥也被皑皑白雪覆盖,在风雪中显得有些孤寂,偶尔有拉着雪橇的马蹄哒哒声从木桥上传来,抬眼望去桥头两端的牌坊在阳光和雪山的衬托下,傲然挺立在冰河之上,是那么坚毅。这般宁静让我放轻脚步,深怕惊动了这片安宁。

昔日滔滔奔流的喀纳斯河,此刻早已经凝结了厚厚冰,从冰面蒸发的水气形成薄雾,随意飘绕在林间。

“凄凄岁暮风,翳翳经日雪。倾耳无希声,在目皓已洁”。在冰雪喀纳斯,纵然是“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”,我依然是冰天雪窖看日落;虽然寒风呼啸中夹杂着野狼的嚎叫,我也始终保持着摄影创作的一腔热情。

 

在秋天最远的那一抹暮蔼,

在冬天最冷的那一个早晨,

在春天最后的那一次约会,

在夏天最亮的那一片星夜,

天堂很远,而喀纳斯很近。

[走进西域] - 大楼 - 楼敏摄影作品

 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